澄境艺术网
作品搜索

一个常新的话题——笔墨经验

2007-05-16 11:33

郎绍君


   笔墨之所以重要,是因为它是中国画所独有的语言和审美对象。任何绘画都有造型、构图、色彩,唯独中国画还要求笔墨;如果去掉了笔墨,中国画就难以和其它绘画区别了。但笔墨又是一个很具体的问题,最后必须通过作品体现出来,因此,画家的笔墨经验是十分珍贵的。总结画家的笔墨经验,是中国画研究与评论的基本任务之一。

   本着这样的想法,这次“笔墨经验”展的宗旨不是要推出画家(这些画家有成就有影响,用不着这个邀请展来推),而是想以展览和相关学术活动的方式,尝试对新时期人物画、山水画的笔墨经验作些思考。笔墨经验不是几次展览就能总结出来的,但我希望能开一个头,把作品展示与理论总结融为一体,促进画家和批评家的良性互动。这不单是批评家的事,也不单是画家的事。良性互动是我们所需要的,画家和理论家都会从中受益。现在人们喜欢谈论笔墨了,但还缺乏一种强烈的笔墨自觉意识。所谓“笔墨自觉意识”,是指对笔墨的本质、形态和价值的自觉认知。这个自觉是至关重要的。近百年的革新浪潮使中国画得到了丰富和发展,但中国画也越来越不像中国画了。如果用一句简单的话来概括20世纪中国画革新的主潮,那就是“以西画改造中国画”,以西方的造型方法与观念改革中国画。这造成了中国画自觉意识的遗忘和丧失,把坚持中国画特色与现代性追求对立起来,“笔墨等于零”和“反反反反反传统”的怪论得到媒体的热炒,得到一些画家、批评家的赞同,就是明证。把本土绘画的独特语言化为零,与把汉语化为零在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。失去了自己在形式语言上的特点,这个画种还有什么价值?在经济全球化潮流面前,中国画确实面临着一种危险,这危险不是中国画本身已经衰落,而是我们自己对本土艺术的蔑视态度,是自我的边缘化和异化。中国画的语言特点首先是笔墨,但它究竟是什么?它有什么价值?什么是好的笔墨,什么是不好的笔墨?对这些要有自觉。画家和批评家联手总结笔墨经验,就是对这种自觉的追求之一。

   笔墨的优劣高下是有标准的,这标准是在历史传统中形成的,具有相当的稳定性,同时又是逐渐变化的。相对稳定的传统标准是基本的,但中国画已经多元化,我们不能用传统标准简单地套用于各种新国画。为了避免用此类标准评彼类作品的“异元批评”,我把当代中国画分为三个类型,即传统型、泛传统型、非传统型。不同标准的出现与认同要有个自然的过程,但也要我们去主动寻找和创造。用什么方法寻找和创造呢?用学术活动。这个展览就是一种尝试。

   笔墨是中国画鉴赏的对象,但第一,鉴赏力需要培养,它不是天生的。第二,高层次鉴赏群的出现,是中国画发展,笔墨发展的必要条件。20 世纪以来,主要是外力的原因,中国画界包括评论界逐渐失去了鉴赏力,分不清真伪优劣,不会欣赏笔墨,已经成了普遍现象。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。近百年以来对传统否定过多,当传统被认为一钱不值的时候。一个民族怎样找到自己的精神依托,一个画种怎样找到自己的价值目标?这不是说我们只认同传统,不要借鉴外来的东西,不做新的探索。我们当然要进行各种新的追求,问题在于我们必须在多元趋势中把握住自己,而不是迷失和丧失自己。提高中国画特别是笔墨的鉴赏力,需要我们大家来努力。

  “笔墨经验——当代人物画、山水画家邀请展于4月29日在北京炎黄艺术馆开幕。展览由中国画研究院和山东运河书画院联合主办,郎绍君策划并担任学术主持。受邀参展的人物画家有李世南、吴山明、郭全忠、田黎明、李孝萱、周京新、刘进安、张江舟、王彦萍、纪京宁、李津、梁占岩、武艺;山水画家有崔振宽、姜宝林、卓鹤君、龙瑞、王镛、洪惠镇、范扬、陈平、许信容、何加林、张谷曼、张捷、丘挺。